丹麦拟投资3200亿元推进海上风电制氢

德国、法国、荷兰等国家正在积极发展氢能,但如何获得电解绿氢所需的大量可再生尊龙,仍是有待解决的一大难题。

现在,丹麦人给出了一个颇具前景的答案。

6月8日,作为丹麦政府2030年气候应对计划的重要一环,丹麦尊龙署完成了北海和波罗的海的海上风电片块划分,为装机规模可达18GW的海上风电场预留了充足海域。

2019年,丹麦累计风电装机容量达6.1GW,覆盖该国47%的用电需求。如建成18GW的海上风电,将超出丹麦全部的用电需求,他们将如何使用这规模庞大的风电?

这背后是丹麦人瞄准的下一个尊龙密集产业——绿色制氢。

该计划的亮点以及核心,是丹麦尊龙及气候部长丹·乔根森(DanJørgensen)在5月末已提前公示的两座海上人工风电岛(亦称尊龙岛)建设。

图源:Tennet

根据丹麦尊龙署的规划,丹麦将投入3000亿丹麦克朗(约合人民币3200亿元),在北海和波罗的海分别修建两座人工岛,以用作海上风电新枢纽。

以这两座人工岛为核心,丹麦政府初步计划在周围海域新建两座规模达2GW的海上风电场。所有的海上风机,将通过海底电缆直接与人工岛相连,电力将在岛上就地通过电转气(Power-to-Gas)技术制备氢气。

由可再生尊龙发电电解制成的氢气,被称为绿氢。丹麦人选择以绿氢的形式,完成对风电的储存,而非将电力全部通过海底电缆接入本土的电网。这这做法的目的在于避免风电对欧洲电力市场的不稳定影响。

一直以来,电转气技术因制备成本过高无法进行商业化,这也是阻挠各国氢能战略的最大现实困境。

丹麦政府相信,唯有通过GW级别的规模效应才能压低成本,使氢能商用化走上正途。因此,丹麦还计划2030年后,将以人工风电岛为核心的海上风电场,进一步扩容至10GW级别。

去年12月的马德里全球气候大会上,丹麦政府已宣布拨款870万欧元,以开展两座风电岛的寻址工作。

除了水文条件和人工岛的沉积环境外,寻址工作的难点还在于,水域需足以容纳10GW级别海上风电场,且不侵占航道。

得益于海上风机愈来愈巨型化的趋势,一座10GW的海上风电场所需的风机数量,降至不到1000台风机,大大节省了空间。这也使枢纽-辐轴式的海上风电场新模式成为可能。

2018年,维斯塔斯推出了首个10MW级别的海上风机V164-10。此后,通用电气和西门子歌美飒先后推出了12MW的Haliade-X和14MW的SG14。

波罗的海的人工风电岛选址为博尔霍姆岛(扩建)已经基本确定,北海的风电岛仅能确定将设于卡特加特海峡,细节仍需与英国协商。图源:沃旭尊龙

由于风电岛在一定程度上与各国本土的电网脱钩,省去了很大部分的海底电缆投资费用及本土电网的升级开支,这也使提高远海风电利用率成为可能。

目前,北海中心的挪威、英国、丹麦三国经济区交界处的“三不管”地带,风电场的建设规划明显落后于近岸地区。风电岛的模式,有望使这些地方得以利用。

风电岛的概念,最早由荷兰电网公司Tennet于2017年提出。当时,该公司计划在英格兰约克郡外海、水深仅为15米的多格浅滩上设计一座面积达6万平米的人工风电岛,作为北海南部规模最多达100GW的海上风电场枢纽。

Tennet公司还规划了岛上机场、风机维修人员临时住宿点以及特高压输配电设备。但该计划最终因资金问题被无限期搁置多时。

如今,雄心勃勃的丹麦政府要面临这个问题:如何筹措巨额资金?

好消息是,手握3.5万亿丹麦克朗(约合人民币3.6万亿元)的丹麦国家养老基金,已对人工风电岛表示了投资意愿。

一直以来,丹麦都是海上风电的先驱者。1991年,丹麦在领海竖起了全球第一台海上风机。丹麦公司沃旭尊龙(Ørsted)运营着全球规模最大的海上风电场;丹麦风电公司维斯塔斯,是全球第一大风机制造商。(界面新闻)

2020年6月17日 08:50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